留在记忆中的一抹暖阳

光阴>2019-05-23 21:29:24 | 作者:李冠男

三月是烟雨迷蒙的天气,枝头已有鹅黄初绽,清风拂过,那幼小的嫩芽颤了颤,一如心底的那段旧事,每每想起,都不免心生呵护之意。

初一那年结交了一名新同学,她大胆泼辣,是体育场上的明星,我从来只能望其项背。本该和我背道而驰的人居然成为了我至今难忘的密友。她爱写作,每每会读到她的搞怪之作,却别有一番风味;她爱音乐,兴起时总能唱上几句,让民气驰荡漾;如果让我说说这位密友她最大的特色,我只能长叹——太爱聊天了!

自习课上、晨跑时、放学路上,她老是谈天说地,评论着不知从哪里读来的美词美句。有时候听烦了厌了,我只能呆呆地看看她朱唇一路一合,也甚是有趣。她老是那样神采飞扬,仿佛天外来客不知烦恼为何物;也讨厌她总能看穿我的心思,却从未说破,我知道她是最懂我的那一个。

那是一次单位考试,我得第一,很平!K纯匆眼我的试卷,大大的眼睛眯成为了月牙儿,“好样的!”从没人那样间接热烈地赞扬过我,如果是老师,他会:“下次持续极力。”如果是妈妈,她会:“瞎猫碰到死耗子,碰巧了!可别骄傲啊!”如果是同学,他会:“很正!”可是她却说的那样作文http://Www.zUoWEn8.coM/自然,那样朴拙!那样滋润我心!望着她赞许那承,我竟有种想哭的冲动,你是最懂我的那一个,谢谢你!

多后悔眼泪没有掉下来,离别来的那样的突然,你让我拿什么来铭记?

那是初一下学期期末考试的前几天,她从笔袋里拿出一只用草稿纸折成的纸鹤,神神秘秘地奉告我“回家后能力打开哦”。那晚回家,我急急地拆开,洋洋洒洒的一首小诗,四字一句,大概是叙述了一下她远大的的抱负,只是末了用“今当远离,临表涕零,不知所言”结尾,似乎有些“文不对题”。第二天我问她,她奉告我最近在读《出师表》,她还奉告我,这次英语一定考及格……。

初二开学,她没来……后来就再也没能相见——一如运动场上远远的背影,只是这次终于跑出了我的视线之外。

我翻箱倒柜找出那只纸鹤,沿着折痕想把它折回去,反反复复不得其旨。我曾想起她奉告过我,复原某种东西就走出她的圆圈之外,那样能力看穿本质。

我想,她教了我那么多还未学会,怎么舍得出圈,这圈里有她说过的阳光下粉嫩的幸福,每每拥在怀里,融入心里,都久久不忍放手。

风吹开烟雨,我看见有一抹阳光洒下来。

  • 上一页12下一页
  • 友情链接:北青国际教育网  环境保护资讯网  河南省教育信息  志趣  优质网络科技资讯网  深圳公租房网  苗木花卉网  中国信息科学网  长城机械网  天成资讯网